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文化 > 文化创意

谁在炮制唱作歌手

出处:文化创意产业周刊 作者: 卢扬 郑蕊 网编:尹文武 2019-03-07

C2019-03-08文创周刊1版01s001

进入3月,《我是唱作人》、《这!就是原创》等原创音乐综艺的蓄势待发,让原创歌手再次迎来一波高关注度。然而在华人乐坛新人辈出的当下,也存在着不为人知的行业潜规则,其中甚至不乏枪手的存在。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包括唱作人、歌手、唱片公司在内的从业者有人以数千元或上万元的价格,将对方创作的歌曲贴上自己的姓名标签,装扮自己的“原创曲库”,这让伪原创歌手如工厂流水线般涌现。

代写一首2万起

2006年,一部名为《丑女大翻身》的韩国电影让歌手代唱进入人们的视野,然而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国内音乐市场上也上演着相似的剧情,只不过从代唱变为代写。

某音乐工作室创始人李先生透露,当下买歌主要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买断该歌曲的版权,但署名权仍属于原创者,这是音乐市场里比较常见的合作情况,但另一种就是俗称的‘枪手’,双方经过私下协商,事后原创者再不过问该歌曲,也不要该作品的署名权”。

既然是交易,便会有交易价格,而枪手写歌的价格则会根据作品质量、类型、用于给哪位明星而高低不一。“如果是从枪手直接购买整首歌,包括作词、作曲等,完整一套下来正常价格大约在2万-3万元之间,也有的质量较高的会根据实际情况达到4万-5万元,而最高时则能达到10余万元,其中,假若是套给流量歌手的作品,价格也会随之增长”,李先生表示。

除了针对完整歌曲进行交易外,也可以单独交易歌词或是作曲,而这种交易方式价格也会比完整歌曲相对较低。以歌词为例,假若原创作者之前没有较为成功的案例,交易价格也会进一步降低,最便宜的大概为2000元左右,若质量较高或是该枪手此前有过小获成功的作品,价格也会逐步增加,较贵的能达到数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现阶段不只是部分歌手、唱作人会私下与枪手进行交易,有的唱片公司也会购买枪手手中的作品,为旗下艺人铺路谋发展。乐评人王先生表示,“唱片公司大约一年会从外面找差不多200首歌,经过自己的筛选以及合作平台的沟通,挑选出可以使用的作品,从原创者手里一次性买下版权,包括署名权,随后再配给自己旗下的歌手并署上该歌手的名字”。

名利诱惑各取所需

枪手在音乐行业里并不是近年来才出现的角色,而是已潜伏多年。早在十年前,创作歌手郭顶就曾在个人专辑首唱会上揭露部分创作歌手的“伪创作”,并称乐坛里通过购买他人作品并署上自己名字的创作歌手不在少数,且郭顶当时还表示,自己也曾有作品被某歌手购买了词曲版权,并被对方当做个人创作收录进专辑中,发表后还红遍了两岸三地。

唱作人、歌手、唱片公司选择找枪手,背后的意图显而易见,无疑是为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给自己再增添一个提升影响力的砝码,将自己贴上“拥有创作能力”的标签,而这也恰恰从侧面显示出此人创作能力较低甚至是没有创作能力。

与之相比,枪手的作品一旦被选中,就意味着此人本身具有一定的创作能力,但却仍选择成为一名“幕后之人”,这不免令外界感到疑惑。对此,曾是一名“幕后之人”的王睿向北京商报记者阐述了当时的心路历程。

“最开始我也希望能出道成为一名音乐人,但自身不仅没有较好的外形条件,嗓音条件、创作能力也不属于一流的行列,直接出道的成功率很低,可又不想轻易放弃,因此选择先当一名枪手,让创作的作品比自己本身更早出现在市场上,看看究竟能不能被人们买账,同时也能获得一部分收入来维持自己的生活”,王睿表示。 

基于最初的考虑,王睿在一段时间内成为一名枪手,假若有人或者公司需要歌曲,王睿便会把自己的作品拿给对方,待双方达成一致,便会私下签署相关合同和保密协议,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有时因作品需要按照对方的要求进行修改,也会采取分拨付钱的方式,先拿一部分定金,待歌曲完成后,再拿剩下的钱。只要交易完全达成,今后该歌曲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王睿均不再参与。“虽然会心疼,但这也是让自己的作品得到市场认可的一种方式”,王睿回忆道。

在一米观察创始人王毅看来,枪手之所以愿意站在他人身后,也有着自己的小心思,如进一步寻找发展机会,“没有正式出道前的新人,缺少知名度和影响力,除非拥有过硬的条件或吸引力,否则很难得到相关公司的青睐。而当了枪手,首先满足了自身让作品面向大众的愿望,此外该方式也使原创者能与更多公司、唱作人建立联系,假若作品得到了市场的认可,此人的才华也将会被关注,从而获得更大的发展机会,走到台前”。

市场开放挤压造假空间

尽管如今提到枪手,虽然他们的身影仍隐藏在音乐行业的阴影里,但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市场越来越开放,人们的审美越来越多元化,也给音乐梦想更大的发展机会,从而挤压了造假空间。

王毅认为,与过去相比,现阶段枪手的数量相对有所减少,这与当下不少公司及在线音乐平台愈发看重原创者,并提供大大小小的发展平台和音乐人扶持计划等有关,从而让原创者能有更多的机会实现面向受众。

现阶段,包括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太合音乐集团在内的公司均已推出针对音乐人的扶持计划。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腾讯音乐人计划”为例,通过整合旗下六大平台为原创音乐人提供作品发行、宣传推广、数据管理、作品收益、演出支持、版权管理与权利维护、教育培训等服务,同时承诺三年里为原创音乐人创造5亿元收入。而太合音乐集团不仅推出了针对独立音乐人成长的“伴星计划”,还有着力扶持“00后”创作人的“少年红星音乐计划”,此外太合音乐旗下的合音量还推出了“T榜”,只要从未在任何平台公开发表过的原创作品进入双周榜TOP10,便可瓜分现金奖励,并获得上亿元的推广资源。

市场的开放,让不得不当枪手的音乐人能够有机会以真实面貌面对观众。与此同时,愈发开放的市场对于“伪创作歌手”的存在也相当于增加了审视的目光,且音乐也是一个具备较高专业度的行业,一位唱作人究竟有没有原创能力,业内人一眼便知。“就算使用枪手的作品使得自己一直以原创歌手、唱作人的身份自居,但参加活动、进行现场演出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临时展现原创能力的情况,此时便会容易露馅”,李先生表示。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郑蕊/文 贾丛丛/漫画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