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商业

俏江南创始人张兰陷监禁风波

出处:商经 作者:郭诗卉 赵超越 网编:尹文武 2019-03-14

5

3月13日,有消息称,知名餐饮集团俏江南创办人张兰日前因藐视法庭,被香港法院判处监禁一年。不久后,张兰委托律师在当日午间发表声明称,案件仲裁历经三年,还在等待法院排期开庭,尚未作出最终裁决,媒体报道不属实。

55

否认被判

上述消息称,张兰在2015年出售俏江南股份时,先后向原告(A DOLCE VITA FINEDINING COMPANY LIMITED维塔餐厅有限公司)及法院瞒报资产,当时,香港高院在审理案件时,向被告一方的张兰发出禁制令,除冻结她的资产外,还下令她需披露其资产。但法庭之后发现张兰未遵从法庭命令,向法庭申报她有净值超过50万港元的资产。因此,法庭终在去年3月裁定张兰违反禁令,行为构成藐视法庭。高院法官延至3月5日处理张兰的判刑,判她监禁一年。由于张兰缺席聆讯,法官又发出手令,下令将张兰拘捕和送交监狱。

同时,上述报道还称,法官的判词表示,张兰在判刑当日未出席,代表她出庭的律师亦没有作任何求情。法官直指张兰就违反法庭命令等行为没有道歉,显示出没有悔意。即使法庭要求张兰出席判刑聆讯,张兰亦未有出席及作出任何解释,法庭也需要确保所作出的命令不会被轻视,而且张兰明显故意及有计划地违反法庭命令,行为严重。诉讼中,原告向张兰申索达2.8亿美元,但张兰却只申报约128万美元资产,原告会因而蒙受损失,故需判监。

不久后,张兰代理律师发布声明称,案件仲裁历经三年,还在等待法院排期开庭,尚未作出最终裁决,媒体报道不属实。

段和段(北京)律师事务所发布的声明表示,2017年3月15日,CVC 通过其控制的LA DOLCE VITA FINE DINING COMPANY LIMTED 和LA DOLCE VITA FINE DINING GROUP HOLDINGS LIMITED(以下简称“CVC”)在香港高等法院原诉法庭提起诉讼,对张兰女士提出5项藐视法庭指控。针对CVC的不实指控,张兰女士聘请香港著名资深律师余若海出庭抗辩。香港高等法院原诉法庭于2018年3月14日作出一审裁决,驳回CVC 4项不实指控,仅保留其1项指控。针对香港高等法院原诉法庭之裁决,张兰女士已经于2018年4月11日向香港高等法院上诉法庭提出上诉。目前,该案件仍在等待法院的排期开庭,上诉法庭尚未就该案作出最终裁决。张兰女士将会向上诉法庭提交新证据,以推翻CVC的该项不实指控,相信上诉法庭将依据案件事实,依法作出公正裁决。

一波三折

在这一事件背后是品牌近些年发展出现的“一波三折”。2000年4月,张兰用创业近十年攒下的6000万元投资进军高端餐饮业,在国贸开设第一家俏江南餐厅。2006年俏江南中标北京奥运惟一中餐服务商,负责为8个竞赛场馆提供餐饮服务。一时间品牌风光无限,更被业内称为餐饮界“LV”。

随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不少资本开始投资餐饮业,行业间一时涌现出多例资本合作以及全聚德、湘鄂情等餐饮上市公司,具有一定规模和高端形象的俏江南也尝试资本运作。

在此背景下,2008年鼎晖投资以2亿元收购了俏江南10.53%股权,并与张兰签署了对赌协议,要求俏江南在2012年实现上市。

但受限市场环境,俏江南先后在内地、香港上市失败,导致触发了与鼎晖融资时签署的“股份回购条款”,俏江南的决定权转到了鼎晖手中。2014年4月,私募股权公司CVC以3亿美元收购俏江南约82.7%股权,并负责俏江南(北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运营。伴随CVC入主,张兰成为仅在俏江南中持股百分之十几的小股东。

张兰的代理律师、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律师陈若剑曾表示,2013年底CVC收购股权,根据当时交易的安排,张兰当时就辞去了董事长职务,并已经出售股权、退出董事会。

“张兰”之后

伴随着张兰的退出,俏江南的“波折”仍未停止,因高端餐饮市场并不景气,CVC后放弃俏江南任由银行等债权方处置。2015年6月保华公司代替CVC出任俏江南董事,俏江南正式被债权银行托管。仅一年之后,俏江南的法人再次变更,由保华集团的保国武变更为恒松资本创始人兼CEO娄刚。

2018年3月,北京商报曾独家报道了北京宴董事长杨秀龙已正式出任俏江南CEO的消息,在业内人士看来,北京宴的经营理念和运营模式都有俏江南可以学习和借鉴之处,虽然近两年俏江南负面消息频出,但品牌价值还在,如能向北京宴借力,或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经营困境。

在杨秀龙掌舵后,俏江南将中国诗词文化引入服务当中,顾客在俏江南不仅可以享受免费的宴会私人订制,店家还可为客人现场量身订制诗词。并特聘了中国诗词大会亚军彭敏担任首席诗词官,将俏江南的员工培训成“五步成诗”。欲通过“舌尖上的美味+宴会私人订制+词牌文化”的模式重塑品牌辉煌。

但杨秀龙透露,2018年俏江南营收5亿元,仍未盈利,这个数字比2007年的10亿元营收缩水了一半,这也让俏江南的“品牌复兴”计划更为沉重和迫切。

有业内专家指出,俏江南从早期的高端新派川菜,到近几年向大众餐饮转变,俏江南的消费水平逐渐降低,品牌正在逐渐脱离以往高端商务宴请的形象。但是此次引入北京宴的管理、运营方式,会让品牌面临重返商务宴请的形象还是继续大众化消费的抉择,而这两种市场定位是不能兼容的。并且,通过差异化服务对中高端消费人群产生引流,很容易被其他品牌复制。在未来发展中,如何定位是俏江南发展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北京商报记者 郭诗卉 赵超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

返回首页